理财名家评论诚聘英才
富诺财经网 > 新闻详情
期货持仓 | 期市要闻 | 金融问答 | 财经日历 | 交易提示 | 经济数据

“严冬”持续 煤企如何自我“救赎”

2015-07-10 09:07:26 生意社

  07月10日讯

  产能扩张,需求不畅,价格遭“腰斩”,企业经营惨淡

  在调研中,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九成煤企亏损是不争的事实。

  “很多煤企几乎没有盈利,鄂尔多斯和神木的不少煤矿已处于停产状态。如果煤价再跌10—20元/吨,那么除了国有大型煤企还可以盈利,剩余的企业毫无利润可言。”上周,在调研中,市场人士如是说。

  受宏观经济疲软、工业用电不断萎缩影响,煤炭需求锐减,煤价顺势下跌,大部分煤企成本倒挂,生产处于亏损状态。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煤企人士介绍,鄂尔多斯超过80%的煤炭生产亏损,神木超过90%的煤炭生产亏损。如此大规模的亏损,导致鄂尔多斯煤企开工率不足50%,东胜地区停产率高达90%,神木煤企的开工率也不足60%。

  神木某煤企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地185家煤矿中,103家县属煤矿停产、8家省市属煤矿停产,按照煤矿数计算,停产数量达到六成。

  事实上,无论是神木还是鄂尔多斯,多数井矿并未完全停产,断断续续小规模生产是主旋律。至于鄂尔多斯的露天矿,绝大部分处于关停状态。

  “我们周边就一家煤矿没有停产,仅仅将生产节奏放慢,而露天矿都已经关停,等待市场企稳后,再考虑复产。”内蒙古某露天矿相关负责人说。

  受影响的不仅是小煤矿,大型煤矿也面临经营压力。我们调研的一家煤炭集团其负责人介绍,该集团下属14家煤矿,目前在产7家,另有7家因产量低、煤质差、综合开采成本高而关停。

  鄂尔多斯和神木的煤企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很早就进入煤炭市场拿到矿山,现在已经完全回收成本的企业。这类企业资金较为充裕,也没有银行欠款,生产基本盈亏平衡,甚至略有盈利,他们虽然仍在生产,但生产动能相对不足。第二类是较晚进入市场,拿矿成本较高的企业。虽然企业有实力,也几乎没有银行贷款,但由于设备折旧等成本还未回收,这类企业的生产处于亏损状态,几乎没有生产动能,尤其是露天煤矿。第三类是有银行贷款的企业。他们需要定期向银行支付利息。银行不希望这类企业完全停产或破产,因此银行会不断对该类企业施压,让企业即使在亏损的情况下也进行生产,这样可以保障企业现金流不至于断裂,银行也不会形成实质性的烂账。

  为偿还银行利息而不得不选择生产的煤企不是个例。神木一个小型煤矿(该矿产能60万吨,是由3个小矿通过资产置换整合而成)的老板告诉记者,他们向银行贷款16亿元,现在虽然生产的煤炭坑口价在95元/吨,吨煤亏损30元,但为偿还银行利息,不得不坚持生产。

  此外,税费高昂也加重了企业的负担。煤炭市场低迷,2014年下半年国家出台了清理不合理费用、降低税费的政策,以支持煤企的发展。在调研中,期货日报记者发现,地方政府在政策执行过程中,反而利用某些漏洞增加了企业的负担。

  “煤炭市场,目前国税按照17%收取,地税以前按3元/吨收取,企业实际负担并不重,但调整后,按6%收取,地税成本增加15—17元/吨。另外还有附加税、煤管费等,其中煤管费收取25元/吨。”神木一民营煤矿董事长向记者倒苦水,地方政府在执行国家政策过程中,利用可以钻的空子,多收取费用,实际上增加了企业的负担。

  产销和运输双降

  国内煤炭市场无论是生产还是汽车和火车运输均有所下滑。鄂尔多斯和神木也是如此。在下游需求持续萎靡的背景下,鄂尔多斯和神木的煤企都改变了以往的产销策略,现在以销定产,有订单就生产,无订单基本不生产。保持低存煤量,对企业来说,不但可以减少不必要的仓储费用,而且可以减少资金积压的成本。

  数据显示,1—5月,鄂尔多斯煤炭产销1.98亿吨,同比减少4.7%,产销减少量超过2014年同期。其中,地方煤矿产销1.40亿吨,同比减少2.9%;神华产销减少5829万吨,同比减少8.9%。1—5月,神木县属煤矿产煤2667.32万吨,较2014年同期减少900万吨。神木动力煤品质较高,产煤减少量不如其他地区,但产销下跌幅度较2014年同期有所扩大。

  据鄂尔多斯某井矿总经理介绍,2014年企业还可以满负荷生产,2015年需求明显不足,生产量大幅下滑,一线采煤工人轮番放假,工人工资也开始减少。当地某露天矿相关负责人给出了减产数据:“我们的露天矿日产煤2万吨,较市场良好时减产一半多。”

  需求下滑引起的“踩踏”令煤炭行业人士措手不及。

  神木某小煤矿的董事长告诉期货日报记者,2014年7月他们开始投产,但由于市场萎靡,企业并不是满负荷运作,仅以偿还利息为目的进行生产,在无更多销售订单的情况下,不会考虑扩大生产规模。

  为控制存煤带来的不必要的成本增加,鄂尔多斯和神木的煤企主动降低库存。鄂尔多斯露天矿在没有订单的情况下,直接停产,等待订单,而井矿在没有订单的情况下,以最小规模和最低力度采煤,尽量不产生库存。

  与此同时,煤炭发运站的存煤也明显减少。“以前存煤较多,且每日发运量较大,2015年存煤量至少减少三分之二。”鄂尔多斯某物流园的工作人员说。

  需求萎缩不仅拖累煤炭的铁路运输,也拖累煤炭的汽车运输,运量、运费均随煤价走低。1—5月,鄂尔多斯煤炭铁路发运量为1.07亿吨,同比减少10.32%;汽车发运量为1.85亿吨,同比减少超过12%。神木县属煤矿煤炭运输基本靠汽车,铁路运输很少。1—5,神木煤炭县外汽运销售2068万吨,县内汽运销售485.2万吨,火车外销近114.12万吨,煤炭运量因产销量的大幅减少而减少。

  价格方面,6月,鄂尔多斯4500大卡/千克、5000大卡/千克和5500大卡/千克动力煤均价为99元/吨、130元/吨和154元/吨,同比下跌27%、29%和32%。

  品质好的煤炭,价格和销售是否也受影响呢?

  煤炭品质好,坑口价格较其他煤炭要高20元/吨左右。即便如此,也较2014年同期大幅下滑。“目前坑口价为155元/吨,与前年300元/吨以上的价格相比,跌幅近50%。”神木某煤矿总经理说。

  “目前关停的煤矿以露天矿为主,未来除非价格大幅回升,否则复采概率不大。井矿复工成本高,只要有销路,企业通常选择继续生产。”神木一家民营煤矿董事长说。

  据该董事长介绍,蒙西采煤直接成本在110—150元/吨,陕北成本在120—160元/吨,晋北成本在140—200元/吨。因企业矿产成本、资金成本差异巨大,各煤矿成本价也不同。目前,在产煤矿坑口成本在120—140元/吨(含税),坑口成交价已经没有利润空间,中小煤矿因成本较高,停产较为普遍。

  汽车运输和铁路运输双降、贸易量下滑也印证了煤企经营艰难。以鄂尔多斯某大型物流园为例,铁路设计装车能力为2500万吨,日发煤量近10万吨,但目前日发煤量在1万吨左右,很多时候发运站处于闲置状态。整个6月,该物流园发煤20万吨,平均下滑幅度达到40%。

  据了解,鄂尔多斯煤炭外运为火车和汽车相结合。鄂尔多斯至天津的汽运费用在190元/吨,火车运输便宜20元/吨,但汽运占比更大。神木也存在此问题,虽然当地可以通过铁路运送煤炭至北方港口,但大部分铁路被大集团控制,比如走神华专用的铁路,运费将增加70元/吨左右。

  利用煤质优势谋求转型

  产能过剩、需求不足、成本提高、税费抬升、运输存在瓶颈成为影响煤炭价格的多重因素。无论是鄂尔多斯还是神木,铁路掌握在神华等大型煤企手中,中小煤企运输存在瓶颈。在产能过剩背景下,企业显得更加艰难,如何化解当地庞大的产能,并实现煤炭行业的转型升级成为当地政府及企业关注的核心问题。值得庆幸的是,无论是鄂尔多斯还是神木,都有着天然的优势。

  特高压和煤化工为鄂尔多斯煤炭行业转型带来希望。

  鄂尔多斯煤炭以低硫、低磷、低灰和高热值著称,适用于煤化工行业,当地有实力的大型煤企已经开始谋划煤化工的投资建设。

  据某大型煤炭集团负责人介绍,该集团现在投资了两个煤化工项目,一个项目自主投资,主要使用劣质煤生产尿素,另一个项目与国有大企业合作,搞煤制烯烃产业链生产,投资规模高达617亿元。煤制烯烃项目一期建设2015年可以完成,预计可以带来850万吨的煤炭消费。如果两个煤化工项目全部投产,那么可以消化掉2500万吨的煤炭产能,这不但解决了该集团煤炭外运的问题,还解决了煤炭产能过剩的问题,给企业带来更多的利润。

  实际上,发展特高压也是鄂尔多斯考虑化解煤炭产能过剩和解决运输瓶颈的方案之一。据了解,鄂尔多斯绝大部分煤炭通过铁路、公路运往北方沿海港口,然后经过海运发往南方各电厂。无论汽车运输还是铁路运输,运费支出和运力瓶颈均制约着煤炭的消费,如果在鄂尔多斯建设电厂,然后将电力输送至东部、南部地区,那么势必减少不必要的运输费用,还可以解决运输瓶颈问题。

  “国家刚批准11条内蒙古至上海的特高压输电线路,其中7条交流、4条直流。这些特高压线路及配套的发电厂的建成,将为鄂尔多斯甚至整个内蒙古煤炭消费带来利好。”内蒙古某大型煤企相关负责人说。

  据该负责人介绍,内蒙古的煤化工和特高压全部实现的话,将就地消化煤炭产能3亿吨,相当于解决鄂尔多斯煤炭产能的50%。另外,除煤炭行业转型,开设电厂、煤化工厂外,部分有实力的煤炭集团也开始考虑利用资本市场来转型升级。

  “企业不再扩大自有煤炭产能,而在未来的发展中有针对性地延生有价值的产业链板块,并走‘轻资产重资本’的发展道路,这对于鄂尔多斯和其他地区的大型煤炭集团来说,也是一个发展方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说。

  事实上,产业链延生和煤化工成为神木煤炭行业的突破口。

  神木煤炭也具有低硫、低磷、低灰和高热量的特点,而且神木铁路运输问题更加突出,外销煤炭中绝大部分为汽车运输,铁路运输的量很少。

  神木部分煤企使用当地煤炭生产兰炭,以消化当地煤炭产能,有实力的集团类企业则通过产业链衍生打造煤炭循环经济。例如,某大型煤企已经在考虑综合延生煤炭产业链,使用当地煤炭生产兰炭,在这过程中产生的焦炉煤气用于电厂发电,电力供内部企业使用,富裕电力则销售给国家电网,生产出的兰炭用于生产煤焦油,再销售给油厂,或者使用兰炭和矿石生产硅铁、硅锰合金。

  通过这样的产业链延生,尤其是使用兰炭生产煤焦油,可以获得1000元/吨左右的利润,不但提升了产业链价值,还消化了当地煤炭和兰炭产能,解决了产能过剩问题。“煤焦油投产规划若能全部实施,则可以带动神木60%的兰炭消费。另外,当地的电厂项目全部投产的话,足以消化掉当地县属8000多万吨煤炭产能。”神木煤炭交易中心副总经理马洪民说。

  善用期货工具“取暖”

  在此次的调研中,多数煤企对煤价后期走势表现出了悲观的态度。部分煤企认为,行业要走出“严冬”需要两年以上的时间,少数企业甚至认为,至少需要五年时间,煤价才有可能出现大的反弹。

  对于短期走势,部分企业认为煤价下跌空间有限,也有企业对煤价回升抱有一丝希望。

  鄂尔多斯某大型煤企工作人员认为,煤价会再跌30—40元/吨,期价最低会在360元/吨。也有企业表示,后续煤价跌幅最大在5—10元/吨。而鄂尔多斯某中型井矿总经理表示,市场中部分煤质较好的矿井,现在仍有利润,若将矿井的利润压缩至零,那么矿井的生产动能将大大降低,后期煤价肯定会企稳回升。

  在中信建投期货煤焦钢研究员张贵川看来,制约煤价的主要因素是产能严重过剩、需求持续萎靡,而煤炭整体供给能力是能够得到有效保障的。只要煤价稍有反弹,哪怕10元/吨的幅度,很多煤矿就会重新开工,而且开工成本并不高,时间周期也可以很短。这样一来,煤价就失去了进一步上涨的空间。与此同时,国家政策的变化、西部尤其是西南地区降雨情况可能成为煤炭短期反弹的炒作题材。另外,目前行业停产率已经很高,价格下跌将导致更多企业停产,这势必会减少供给,一定程度上限制煤价的下跌空间。

  “对于煤企和贸易商来说,在煤价反弹30元/吨甚至50元/吨时,利用期货工具开展套期保值是合适的。动力煤期货价格涨至420—430元/吨时,可轻仓布局空单。而价格涨至450元/吨时,可加大仓位进行卖出保值。对于电厂和贸易商来说,420元/吨以上不太适合进行买入保值,期价在400元/吨以下可布局多单,价位在380元/吨时,可轻仓布局多单,350元/吨及以下可加大买入保值量。”张贵川认为。

  “对于投资和投机者来说,可在低位大区间进行高抛低吸操作,区间中部以观望为主。考虑到可能的短期需求提升,可以关注西部尤其是西南地区降雨情况。水电供应不足的话,火电的替代效应将刺激煤价上涨,最佳做多合约为1509合约。”光大期货动力煤分析师张笑金说。

  (文章来源:期货日报)

网友心情

给力

17

难过

55

惊讶

15

愤怒

53

感动

21

提示×
网友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查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富诺财经网立场。
提示×
热词: 外星生物 高跟入鼻腔 21亿遗产 航班现活蛇
热点聚焦
热播视频
期货导航
上海期货交易所
大连商品交易所
郑州商品交易所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