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名家评论诚聘英才
富诺财经网 > 新闻详情
期货持仓 | 期市要闻 | 金融问答 | 财经日历 | 交易提示 | 经济数据

毒跑道用鞋底等作原料 被曝光后企业不敢接活

2016-06-30 08:17:24 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

资料图

多个地方频繁曝出的疑似校园“毒跑道”事件,终于引来多个部门联袂出手整治。上周,教育部会同环保部、住建部等部门召开“合成材料跑道专项整治电视电话会议”,全面部署校园合成材料跑道的排查和整治工作。会议决定:一是对经权威机构检验确认不符合质量标准的塑胶跑道立即进行铲除;二是利用暑假对近期新建塑胶跑道进行检测和排查,并根据结果分类整改;三是立即叫停在建和拟建跑道的继续施工。

在舆论汹涌的质疑声中,连新华社也发出了"毒跑道’是施工还是施毒”这样尖锐的批评。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针对该事件向行业内的专家、项目承包人、施工企业等多方进行了调查,试图对问题跑道事件追根溯源,还原背后的真相。

散发异味的塑胶跑道早已不是某一城某一地的个别案例,这样的现象从先前曝出的苏州、上海,又辗转到了北京。

今年5月,北京市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有多名家长反映,学校操场有刺鼻气味,很多孩子出现了流鼻血等症状。经过检测,矛头直指学校操场改造后的塑胶跑道。

短短半年多时间,各地频繁曝出的疑似“毒跑道”事件,让原来捂在这条产业链上的盖子正一步步被揭开。

“毒跑道”频频出现的根源到底在哪?南京林业大学理学院化学与材料系聚氨酯专家罗振扬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出现“毒跑道”有多方面因素,如普遍的低价中标现象,容易导致在施工过程中出现材料以次充好,甚至造成行业中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塑胶跑道的地方标准中,除深圳已实施地方规范外,北京、上海等多地都在推进本地标准出台,而在教育部上周开展整治工作以来,各地学校正在建设的塑胶跑道项目已被叫停。

对此,多家塑胶跑道生产企业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当前塑胶跑道建设太敏感,在新的政策未明确之前,不敢再承接有关项目。

●全国到底还有多少问题跑道?

进入5月,北京市日最高气温绝大多数维持在30摄氏度左右,最高甚至达到34摄氏度。炎炎烈日,在高温作用下,也进一步加剧了气味的扩散速度。

今年5月,北京市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多位家长反映,学校操场冒出刺鼻气味,很多孩子出现了流鼻血症状。分析背后原因,多数学生家长直指去年才改建的塑胶跑道,而这或许并非毫无根据。

据了解,目前聚氨酯跑道普遍是TDI(甲苯二异氰酸酯)型,其胶水A成分是聚醚和TDI反应形成的预聚体,如果反应不充分,就会有游离TDI存在,从而对人体产生危害。TDI被国家列为有危害的化学物质,是有毒致癌物,对眼睛、呼吸道和皮肤都有刺激。高温环境下,TDI扩散速度会明显加快。

事件曝光后,虽然北京市西城区组织专家对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的跑道进行检测,且检测结果为合格,但西城区教委仍决定对该校的操场进行全场拆除。

就在北京市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疑似“毒跑道”的问题仍处在发酵阶段时,北京市朝阳区刘诗昆万象新天幼儿园今年4月建设完成并投入使用的塑胶跑道,也被指向外散发很大的刺激性味道,致使该幼儿园的很多孩子集中出现身体异常状况,表现为流鼻血、眼睛不适、发烧、皮肤过敏等症状。

为此,今年6月,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将该幼儿园诉至北

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环境公益诉讼。问题还不止于此。据了解,目前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还接到朝阳区兴隆小学和北辰福第幼儿园的家长来电反映,称学校的塑胶跑道也存在问题。

从去年至今,从各地媒体曝光的情况来看,江苏、广东、上海、浙江、江西、河南、北京等7个省市都出现了疑似“毒跑道”问题,涉及多达15个城市。

就在去年深圳出现疑似“毒跑道”后,深圳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和广东省标准化研究院于2015年12月提交的《聚氨酯塑胶场地挥发性有害物风险监测分析报告》摘要中显示,在广东省内进行的抽样调查中,总体存在不合理风险的聚氨酯塑胶场地比例高达25%。

被揭示出来的问题是否只是冰山一角,中国疑似“毒跑道”到底有多少呢?

罗振扬认为,当前问题跑道到底有多少还很难讲,由于此前的标准中缺乏对环保指标的要求,最坏的可能性是十来年前建设的跑道或许都有问题。

●质量标准本身是否“符合标准”?

北京市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散发异味的跑道被检测合格,实际上,在此前多起疑似“毒跑道”的事件中,跑道的环保监测结果也都属于合格产品。人们不仅要问: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质量标准本身能否达标,已成为业界广泛争议的焦点。

目前,校园操场建设普遍适用的两项国家标准是GB/T 22517.6-2011《体育场地使用要求及检验方法第6部分:田径场地》,以及GB/T 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面层》,两项标准规定了苯、甲苯和二甲苯、游离甲苯二异氰酸酯(TDI)、重金属(铅、镉、铬、汞)等有害物质的限量。

罗振扬说:“现在所发现的‘毒跑道’,如果用2011年的标准去要求,基本上都是达标的,很少有不达标。否则如果是不达标,在使用前就应该检测出来不合格,从而不能使用。”

2011年实施的标准,在环保指标上或许存在着不够全面的缺陷。罗振扬称,随着市场、技术发展,一些厂商规避掉了国家标准里面已定下的限制环保标准,而国家标准里面所列的环保指标,却没能涵盖导致出现问题的环保因素,造成“毒跑道”的问题越来越严重。“(比如根据现有国家标准)没有办法去要求生产厂家对多环芳烃等有毒物质进行限值,总的挥发性有机物进行限量等。”罗振扬说。

据了解,由于制定国标需综合全国各地不同情况,还要进行大量前期调研和验证工作,因此出台难度较大。而地方标准只需针对当地的实际情况加以解决,其出台也相对较为容易,很多地方酝酿出台的地方标准将会走在国家标准的前面。

2015年,深圳“毒跑道”事件爆发之后,由深圳市教育局委托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编制完成了《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质量控制标准》,这是国内首个塑胶跑道工程建设标准,在今年3月向社会公示并征求意见,目前处于试行阶段。

深圳标准与国标相比,最大亮点是扩大了有害物检测范围,引入对多环芳烃、短链氯化石蜡和TVOC(总挥发性有机物)等材料的限量标准,并对进场材料、施工过程、跑道成品都要进行检测和监管。

在塑胶跑道质量标准方面,深圳出台实施了相关标准,上海制定的地方标准也即将实施,而北京可能很快也会出台一个地方标准。罗振扬介绍,深圳的标准比国家标准要严格,但未来国家标准是不是大部分接受深圳标准的要求还很难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国家标准的修订一直在讨论,各方的意见还在博弈。

●采用劣质原材料每吨可省千元成本?

罗振扬认为,现在标准比较低,劣质的东西就会进来。想做质量比较好的商品,就不能用太低成本的原材料,也就比较难中标;反过来要想中标几乎都要拿出更低的成本,但也就容易引发质量问题。

据了解,学校里新建的塑胶跑道基本都是塑胶颗粒混合胶水之后铺设而成,技术含量并不是很高,要想借助低成本,或许只能在产品原材料上做手脚。

今年6月,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记者在河北保定、沧州等地调查时,很多“塑胶跑道”黑作坊的面纱被揭开,垃圾橡胶制品、废旧轮胎、废弃电缆等黑色橡胶垃圾都被打成黑颗粒,充当生产塑胶跑道的材料。

从央视的采访可以看出,这些塑胶跑道的生产场地俨然一个大的塑料垃圾场,也让塑胶跑道的安全问题再次引起广泛关注。

河北省一家企业在全国多所学校都揽下了塑胶跑道项目,该公司员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用于生产塑胶跑道的黑颗粒没有一家是达标的,都是使用杂胶颗粒,比如黑鞋底、电缆皮、皮垫等黑色的胶皮做成杂胶颗粒,甲醛、苯等都容易超标。

相对于使用合格的纯垫胎做颗粒,使用杂胶颗粒的成本更低,上述企业工作人员一语道破玄机:两种颗粒的价格每吨差1000元左右,而10毫米厚的黑色颗粒底每平方米需要12千克的黑颗粒。粗略计算,以建设一条面积约1000平方米的塑胶跑道为例,假如采用10毫米的黑色颗粒底,需要12吨颗粒,如果使用杂胶颗粒的话,成本将减少1.2万元左右。

以透气型聚氨酯跑道为例,记者分别咨询了江苏、河北、上海等多地的塑胶跑道施工企业,最高的报价是120元/平方米,最低的报价甚至只需要90元/平方米。

为什么各企业的塑胶跑道报价差别这么大呢?一位行业人士说:一分钱一分货,不要贪图便宜,便宜没好货。

有业内人士称,性能好又安全环保的塑胶跑道价格应该在280元/平方米以上,实际上招标价格低于150元的比比皆是。不过对于这类中标价格的问题,行业从业者似乎也没有达成完全的共识。上海一家跑道施工企业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低价中标也属正常,现在做的人多了,自然有竞争,总体来说还算是正常市场竞争,而且最近几年跑道的价钱是降低的,原材料的价钱也有所降低。

但罗振扬认为,招标环节中常常是价格越低越容易中标,这样在实际施工过程中,难免有一些企业会以次充好,从而诱发环境问题。

●新政策出台后跑道工程价格将上涨?

针对近期全国多地曝光疑似“毒跑道”的问题,6月22日,教育部表示,立即叫停在建和拟建塑胶跑道的继续施工,重新对其招标过程及相关合同进行审查,进一步明确质量与安全要求,在确保施工质量万无一失的基础上方可继续施工。

下一步,教育部将协调国家有关专业部门和标准研制部门完善相应的标准,加快修订过程,实行强制标准,增强标准的科学性、规范性和强制性,更加体现学生健康优先的原则。

为此,记者以客户名义咨询多家塑胶跑道施工企业,得到的答复均是,目前手头上的项目都已被叫停,建议先不要铺装跑道。

多年从事塑胶跑道业务的张明(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小学生抵抗力低,塑胶跑道本身就是化学反应材料,现在是“严打”期,塑胶行业的跑道项目都停着,都在等待出台新的标准。

不过,张明也认为,一旦新的标准出台实施,塑胶跑道的价格多半也会上涨。

实际上,即使新标准出台以后,施工单位的鱼龙混杂仍然是不得不关注的问题。

南京一家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企业人员王伟(化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以前做体育项目需要承包资质,现在相关资质正逐渐被取消,一些行业外的大小企业都涌进来,尤其是一些小的施工企业可能就会尽可能使用廉价材料,一旦监管有漏洞的话,就很容易出现“毒跑道”的问题。

2001年,建设部(现住建部)制定发布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三种级别承包资质,塑胶场地工程需由专业资质企业承包建设。这项规定于2014年被取消。取消之后带来的隐患是,中标企业在中标之后,招来的施工队伍并不一定具备专业资质,施工过程可能会存在不少问题。

此外,在社会将目光都锁定在问题跑道上时,同样使用黑颗粒的“毒草坪”所曝出的环保问题或许更应引起关注。

一位业内专家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学校运动场人造草坪和塑胶跑道一般是一起做,中间做人造草坪,周围建塑胶跑道,刺激性的味道到底是人造草坪还是塑胶跑道散发出来,或者是两者都有,目前还很难说清楚。

人造草坪也需要使用黑橡胶颗粒,很多厂商生产的人造草都是用废塑料拉出来的,目前国家标准里面不包含人造草坪的环保标准,上述业内专家称,人造草坪的问题或许比塑胶跑道更严重。

(每日经济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腾讯财经(financeapp)。

网友心情

给力

53

难过

16

惊讶

35

愤怒

40

感动

20

提示×
网友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查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富诺财经网立场。
提示×
热词: 外星生物 高跟入鼻腔 21亿遗产 航班现活蛇
热点聚焦
热播视频
期货导航
上海期货交易所
大连商品交易所
郑州商品交易所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